中國鋼鐵要在“一帶一路”上做文章
2017-07-05  來源:蘭格鋼鐵網


“一帶一路”是國家制定的經濟全球化局戰略。政府鼓勵和支持企業以各種形式和所在國家、地區企業進行合作,實現合作共贏。引導企業把“一帶一路”建設作為中央企業建設的一個重點來做,鼓勵中央企業積極參與“一帶一路”的一些重點項目的建設。政府已經和正在為中央企業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營造良好的環境和氛圍,使企業在“一帶一路”的參與過程中,真正得到互利共贏。既可以獲得短期的收益,更有長期的收獲。政府不僅支持央企走出去,對有實力的民營企業同樣適用,我國鋼鐵企業應該緊跟形勢,搶抓機遇,在“一帶一路”上多做文章。

當前中國鋼鐵業正處于轉型升級時期,“一帶一路”為中國鋼鐵的轉型升級創造了絕佳的機遇和廣闊的舞臺。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穩步推進,通過我國鋼鐵企業與海外合作機構的深入溝通與有效對接,一批技術水平起點高、管理科學先進的新型鋼鐵產業集群,有望推動我國鋼鐵產業從大國向強國邁進。中國鋼鐵業人士要勇于擔當,開拓進取,用實實在在的行動,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合作不斷取得新進展,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注入強勁動力。

“一帶一路”為中國鋼鐵帶來哪些機遇?“一帶一路”建設給中國帶來的機遇是全方位的,首先將體現在能源和基礎設施建設上,基礎制造業將首先受益,從而利好機械、鋼鐵等行業。其次,在全球產能合作過程中,中國鋼鐵工業可以積極進行全球布局,實現其產能在全球市場的優化。優勢企業可以利用“一帶一路”相關政策,積極推進走出去戰略,在全球范圍內配置資源。從中國往西,無論是“海上絲綢之路”所需要的配套船舶建造及港口建設,還是由“陸上絲綢之路”所帶動的鐵路計劃、機場項目以及公路延伸,乃至由此輻射的諸多電力設施擴容、房地產開發等項目,都需要規模龐大的高水平鋼鐵產業的強力支撐。“一帶一路”戰略的影響還將輻射到超過10億人口的廣袤非洲。這是世界第二大洲,鋼材消費水平僅為全球平均水平的14%。比起亞洲,非洲的基礎設施更亟待建設和完善。“一帶一路”沿線的希臘等中東歐國家也將為中國鋼鐵行業帶來新的發展機遇。如比雷埃夫斯港擴建、中歐陸海快線等諸多基礎設施,以及房地產等大量用鋼領域,甚至鋼材加工、機械制造等工業領域,都需要大量的優質鋼材。在中東歐16個國家中,只有波蘭、捷克、斯洛文尼亞、羅馬尼亞等少數國家的鋼鐵能夠基本實現自給自足。

據世界鋼鐵協會預測,2017年全球對成品鋼材的需求量將在2016年增長1.0%的基礎上,繼續增長1.3%,達到15.352億噸;而在2018年,預計全球鋼材需求量將再增長0.9%,達到15.485億噸。中國2017年成品鋼材需求量預計將繼續保持在6.81億噸,與上一年鋼材需求量大致持平。到2018年,中國對成品鋼材的需求量預計將比2017年下降2個百分點,減至6.674億噸。

各大地區2017年和2018年對成品鋼材的需求量情況:亞洲和大洋洲地區預計將達到10.160億噸和10.150億噸,年增長率為1.0%-0.1%;中東地區預計將分別達到5480萬噸和5680萬噸,年增長率為3.1%3.7%;獨聯體國家預計將分別達到5020萬噸和5190萬噸,年增長率為3.2%3.4%;歐盟(28國)預計將分別達到1.582億噸和1.604億噸,年增長率分別為0.5%1.4%;歐洲其他地區預計將分別達到4170萬噸和4320萬噸,年增長率為2.6%3.5%;非洲地區預計將分別達到3840萬噸和4000萬噸,年增長率為1.5%4.1%

“一帶一路”對我國鋼鐵行業的影響是現實而深遠的。到2016年,“一帶一路”國家基本建設投資已經接近5000億美元。隨著沿線合資建設項目和鋼鐵需求的快速增長,對中國基建用鋼和出口制造用高技術含量鋼材的需求也快速增長,使得中國鋼鐵企業的國際化布局穩定地向前推進。

“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也對我國鋼鐵行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一帶一路”項目推進過程中,中國鋼鐵企業也難免會遇到一些問題和麻煩,這主要是在政治、管理、環保、投資以及合作方案等方面的風險。由于沿線國家的多民族、多文化、多語言和多宗教信仰,挑戰著中國企業的海外項目運營能力,比如海外項目投建階段的土地、礦產、交通設施等主體和配套設備建設問題;運營階段的稅收繳納、勞工糾紛等屬地化管理問題;甚至是企業清算和退出機制的安排。同時,鋼鐵項目存在廢水、廢氣、廢渣的污染問題,環保成本很高。這需要通過創新經營合作模式,才能適應破解難題的要求。譬如,以股權分散破解政治風險,以治理本地化解決管理風險,以一攬子方案化解環保風險,等等。

目前,中國雖然已經成為世界鋼鐵生產第一大國,但仍不是國際鋼鐵標準的“主導者”。中國鋼鐵企業需要在技術創新和人才培養上狠下功夫,這對我國鋼鐵企業走出去參與“一帶一路”建設至關重要,也是中國鋼鐵工業實現戰略轉型的重要途徑。與此同時,中國鋼鐵企業要充分利用“一帶一路”科技創新行動計劃,在技術領域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進行良好的交流對接,可以借助技術創新能力的提升,爭取在政策、規則和標準制定上獲得有利地位,這對于未來我國鋼鐵行業拓展合作領域和企業發展空間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我國鋼鐵企業不僅要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出口優質、適用的鋼材產品,滿足當地的生產和建設的需要,更需要通過把我國現在擁有的鋼鐵行業的產能優勢、技術優勢、經驗和模式優勢轉化為與沿線國家的合作優勢,推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鋼鐵業新的發展格局形成。

充分利用“一帶一路”的相關政策,優先選擇已與我國簽訂了雙邊投資保護協定的相關國家,利用政府關系增加對東道國的責任約束。在和外國接觸過程中,利用項目投資契機,結合我國“一帶一路”雙邊合作產業園的政策,推動所在國開辟專門園區,對接我國產業投資政策。要謹慎選擇合作方案,走出去之前,中國鋼鐵企業需要對當地投資風險有足夠的調查,優先和亞投行、絲路基金等金融機構進行合作,進行獨立的風險評估,謹慎選擇投資地。

 

版權所有© 2011-2018 寶裕控股有限公司 粵ICP備18107787號
德克萨斯扑克